打錯壹個洞,造出了壹個鹹水湖、大瀑布和史上最大人造漩渦

美國路易斯安那州最深的湖是一個60多米深的鹹水湖。

如果潛入湖底,就會驚奇地發現許多木本植物殘骸,幸運的話還可能尋獲一些起重機之類的機械。

而在30多年前,它還只是一個最深只有5米的小淡水湖。

僅僅幾天的時間,它就完成了一場淡水湖變鹹水湖的驚人質變。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1980年11月20日這一天,這個平靜的淡水湖面突然發出一聲巨響,從湖面激起了一道100多米高的噴泉。

真正要命的是,這時從湖底捲起了一個不斷加速旋轉的漩渦。

漩渦越來越大,湖泊像張開了血盆大口,一副氣吞萬物的狂妄氣勢。

它的強勁引力逐漸吞噬了湖泊中的淡水魚和其他動植物,無一倖免。

最終形成了一個直徑400米的史上最大人造漩渦。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皮內爾湖是一條12英里長,流向墨西哥灣的運河。

它雖然覆蓋了526萬平方米的流域,但湖泊最深只有5米。

湖泊淺得很安全,偶爾有人泛舟湖上釣釣魚、散散心。

但皮內爾湖最大的價值,還是它底下暗藏的珍貴「寶藏」。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湖泊旁邊的傑斐遜島上有一個品種繁多的植物園。

在皮內爾湖和傑斐遜島底部,有著豐富的鹽礦資源。

一家鹽礦公司在這裡源源不斷地開採了61年。

在平靜湖面上泛舟的人可能不曾想到,在他們下方400多米的深處,每天進行著炸藥的猛烈轟炸。

於是一個15米寬、8層樓高的傑斐遜島鹽礦帝國逐漸成型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浩蕩的傑斐遜島鹽礦

 

通常在鹽礦附近,都極有可能出現豐富的石油礦藏。

這是因為液態的石油比地下水的密度小。

所以即使深藏在地底下,但從高壓形成開始,它們就非常容易與天然氣混合,一起擠過砂岩的微小氣孔,最終蒸騰到地表滲漏。

從地殼中形成這些礦藏以來,就有數萬億桶寶貴的石油和天然氣因此蒸發到空氣中。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石油岩層結構

 

但是石油在地下的通行也不是暢通無阻的。

偶爾也會遇到某些障礙物,阻擋著上升之路。

而鹽具有難以滲透的特性,也就成了障礙物之一。

移動的石油如果不慎進入穿孔的鹽層,其實也是掉進了一個捕油陷阱。

這樣一來,大量的石油沉積在鹽層周圍,形成斷層和褶皺被固定。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墨西哥灣的岩層勘測圖

 

資源如此豐富的天然鹽礦,或許也會有令人驚喜的石油礦藏。

於是,德士古石油公司也打算來分一杯羹。

他們採用了價值500萬美元的新型鑽井台,準備在皮內爾湖下大展拳腳。

他們把鑽井台直接架在湖面上,從湖面往下鑽探石油。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20日早上,前一天才組裝好的鑽井平台被搬上湖面,正式開始工作。

他們建立三點參考坐標體系,通過兩個已知的點設定了一個未知的目標探測點。

原以為在計劃周密、裝備先進的安排下,只等最終抽出源源不斷的石油帶來豐厚營收。

但才剛開始工作,就發生了一場意外,這場意外把一切都搞砸了。

這一天之後,油礦、鹽礦和島上的植物園都不復存在。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新的鑽井平台採用可拆卸重搭的特別設計,本準備慶祝一番開工大吉,然而才剛鑽了180米就出現了狀況。

這時鑽機突然被卡住,難以繼續往下鑽,像是鑽到了什麼堅硬的東西。

經過一番折騰后加大打鑽動力,鑽頭才又推進了350米。

然而鑽頭再次卡住,直接停了下來罷工。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指揮員焦頭爛額地苦想解決方案時,才發現,事情已經不是工程停滯那麼簡單了。

這時,周圍突然響起一陣鋼瓶傾倒的聲響,平台猛然震動,接著鑽井台開始側向一邊傾斜。

照這樣看,平台隨時都有可能沉沒。

還沒來得及想明白怎麼回事,平台上的十幾名操作員就收到緊急撤離指令。

眾人紛紛棄井,跳上駁船,開足推進器匆忙逃離。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逃離到岸上的人眼前隨即出現了驚人的一幕。

價值500萬美元的鑽井平台、六層樓高的井架和起重機從湖面掉落,陷入不知名的深處。

很快,平台掉落的位置出現了一個快速移動的小漩渦。

眾人一臉懵逼,這毫無徵兆的死亡漩渦讓人一時摸不著頭腦。

但實際上這只是他們親自用鑽頭打開的災難大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其實多次卡頓的鑽頭早有預示,這是遇上堅硬的岩鹽礦層了。

本想勘探油礦,卻錯誤地往鹽礦的方向延伸,把鹽礦給鑿開了一個洞。

可是設計圖上標記的定點距離鹽礦足足有120米,災難根本不可能發生。

但殘酷的事實卻給了他們一記重拳。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原來在確定目標點坐標時計算出錯了,以至於鑽頭方向偏離,徑直往鹽礦伸去。

鑽頭把鹽礦鑽開一個36厘米寬的洞口,接著恐怖的事情就發生了。

水體與空曠的鹽礦中壓力差懸殊,形成的水壓大概是消防栓十倍大的壓力。

這時大量的湖水從小洞湧進礦洞,同時在洞口產生了漩渦。

而礦井中的鹽不斷溶解到水中,岌岌可危的鹽礦隨時有可能坍塌。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眼看形勢險峻,礦井平台上的十多名工人在平台掉落前就乘駁船逃離了。

整個逃離過程只花了19分鐘。

但460米下的礦井中還有55名礦工正在工作。

他們渾然不知已經失去了湖面上的依靠,而死亡的危險在向他們靠近。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小漩渦持續加速旋轉,同時還產生巨大的吸力,吸納附近的一切能搬動的東西。

湖裡的魚類和浮游生物也已經慘遭「吞食」。

在巨大的壓力下,不斷湧入的水和吸附過來的重物把洞口逐漸撐大。

湖水和泥漿混合,逐漸擴大成一個直徑400米的巨大漩渦。

這是歷史上最大的人造漩渦,但場面壯觀之餘,卻也是暴力破壞的災難。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從鑽井平台遺落下的11艘駁船被席捲進入漩渦。

高速旋轉的巨大漩渦改變了運河的方向,來自墨西哥灣的海水倒灌進皮內爾湖。

再加上水體極速膨脹,一場水體爆炸也就發生了。

鹽礦中的鹽被湖水衝擊溶解成溶液,湖底下方的土地開始坍塌。

礦井上方的傑斐遜島也面臨崩潰,島上的植物園沉沒湖裡,湖面因此擴大了28平方千米。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流入礦洞的水與從礦洞逸出的空氣相互交換空間,被壓縮的空氣因此噴涌而出,在洞口形成一道120米高的噴泉。

而在這場恐怖的災難中,只有警報,沒有救援,卻出現了最大的奇迹:所有礦工都成功逃離了危險,沒有出現人類傷亡。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漩渦還沒完整形成時,一位在鹽礦工作的電工看見了最不該在鹽礦中出現東西——洪水。

水從不知名的漏洞快速滲入,花費61年打造的鹽礦帝國已經在崩潰的邊緣。

耳邊響徹著在水流衝擊中,燃油桶相互碰撞的巨大聲響。

情況不妙!他迅速打電話通知閃爍三次礦燈,表示緊急撤離。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看到預警信號后,礦工們才意識到災難降臨,於是開始逃亡。

他們乘坐礦車到達,那裡有一個連接礦區與湖面的電梯。

但是這架電梯行駛緩慢,而且每次只能塞進8個人。

而上升到湖面之後,還要駕駛救生船逃往200多米的岸邊,這才真正逃離死亡漩渦。

眼看著湖水從洞口湧進來,絕望的逃難者開啟了一場緊張的生死競賽。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坍塌的鹽礦

 

這也全靠平時精心排練過逃生演習,他們及早發現了危險的苗頭,並且發出警報。

在緊迫的危急關頭,沉著有序地按指揮逐步逃離。

當到達安全的湖岸時,回頭髮現湖面上的一切已經都了無痕迹地捲入漩渦。

這時剛剛僥倖脫險的礦工們恐怕還心有餘悸。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墨西哥灣的海水不斷湧進皮內爾湖,填補「破洞」的鹽礦。

直到一周之後終於把鹽礦填滿,水壓恢復平衡,湖泊才平靜了下來。

但這時的皮內爾湖已經完全變了樣,不再是從前那個小且淺的淡水湖了。

它「吞噬」了傑斐遜島的植物園,從而擴大了湖的面積。

同時漩渦在鑽孔方向上往下延伸,讓湖水深度增加到61米。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結合島上的地勢,湖上形成了一個46米高的瀑布。

這個瀑布至今一直是路易斯安那州最大的瀑布。

而當初淡水湖已經完全變成了鹹水湖。

這不僅是鹽礦的崩塌給湖水加料調味,最根本的原因還是來自墨西哥灣海水的灌溉。

原本的水中生物沒能逃離死亡漩渦的厄運,取而代之的是隨海水遷徙而來的豐富海洋生物。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場災難雖然沒有造成人員傷亡,但礦區的財產損失卻是一筆驚人的數字。

事件的責任歸咎,自然落在的鑿穿湖底的石油公司身上。

在那之後,石油公司向鹽礦公司賠償了3500萬美元,向島上慘遭牽連的植物園賠償了1300萬美元。

但無論怎麼賠償,昔日的皮內爾湖也已經不復存在。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現在的皮內爾湖

 

巨額的損失和自然狀況的本質巨變,都來源於規劃圖上寥寥幾筆的數字計算。

誰也想不到,一個錯手造成的36厘米窟窿最終可以引發如此嚴重的災難。

蝴蝶效應的苦果再一次投影到現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