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簽署用人民幣購買中東石油首單,美元擔心的事或正在持續發生

目前,幾乎沒有哪種商品可以與石油相提並論,能源、貨幣的信用與債務並列為世界經濟的三大命脈,美元就是這樣的貨幣,換句話說,美元的核心是美債,而石油美元卻是美債的根基,更是美元和黃金分手后的替代載體,近40多年來,全世界的石油進出國都在按照這一原則進行——「沒有美元就沒有石油」,它允許美國可以通過印鈔票來奢侈地購買石油,然而,其他石油進出口國必須支付匯率費用才能獲得美元。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大多數國家更需要儲備大量美元來穩定本國匯率及進行包括原油、黃金等國際商品交易結算,這就進而有效支撐了美元的貨幣價值,但對石油交易國來說,石油美元的副作用之一就是美元荒,比如,近日新興市場發生的金融和經濟震蕩就是因儲備美元不足造成的。

正如此,長期以來,那些高度依賴石油經濟的產油國都對美元強權心有餘悸,但無奈的是,想要交易石油,就不得不使用美元,但是現在的情況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那就是次貸危機后,美國經濟和美元信用開始了持續衰退,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和掌控能力衰退的速度驚人。比如,目前,世界多國發起的運回存在美國黃金的行動,恢復金本位和去美元化的聲音此起彼伏,而數周前,有美國議員提交法案退回美元金本位制就是最好的註腳。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與此同時,石油人民幣也已經橫空出世,以人民幣計價的原油期貨合約正式開始交易,路透社稱,自3月面世以來每日成交量穩步走升,衡量機構買興的未平倉合約也飆升,並取得了原油期貨交易量全球前三的成績(全球油市中佔比達到12%),特別是受近日伊朗相關消息激勵,日成交量在上周三觸及紀錄高位250,000口,較之前一天翻了逾一倍。

這就意味著,排名前二的傳統兩大原油期貨市場(布倫特和WTI原油期貨)似乎也要緊跟這個全新原油貨幣體系對市場的影響力,這更意味著這不僅有助於從主要的國際基準手中爭奪部分石油定價權來對沖油價上漲的風險,而且還可以為產油國(或原油投資者)進行石油交易時再提供一個石油貨幣的選擇。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英國《金融時報》對此分析稱,這種繞過美元的石油交易可以允許諸如俄羅斯、伊朗、安哥拉等這樣的石油出口國通過人民幣交易從而繞開美元交易系統。

緊接著,據《路透社》5月14日報道稱,中國煉油巨頭中國石化已經簽署了首筆以人民幣原油期貨計價的中東原油進口協議,並且計劃簽署更多此類合約。而據路透社在數周前報道稱,中國今年料將採取措施以人民幣支付進口原油,最早或於下半年開始試點計劃。報道稱,相關部門已非正式要求一些金融機構做準備,以人民幣為中國進口原油定價。

事實上,從純粹的經濟角度來看,中國的石油公司希望以自己的貨幣購買石油是有道理的。首先,他們不需要有大量的美元儲備來購買。其次,避免美元兌換成本,不需要支付匯率差異來購買石油,當然,這將導致美元需求下降。當然,更長遠的意義還在於,美國知名金融網站Zerohedge為我們做了最好的解釋。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該外媒稱,統治世界接近半個世紀的石油美元可能會慢慢隕落,但不會消失,因為,對石油貨幣來說,這不是零和博弈,而以上正在持續發生的這些事有可能就是美元(或石油美元)所擔心的——石油美元體系正在逐漸瓦解中,而與此同時,中國也正在穩健的推進匯率改革,使人民幣成為可自由使用的國際貨幣越來越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