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前駐華大使建議炒掉外長解凍中澳關系!卻被特恩布爾對了

總理需要換掉外長,任用更有能力更適合這一職位的人。」

15日,澳大利亞前駐華大使芮捷銳在《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刊文,標題即是「

解僱畢曉普中澳關係才能解凍」。面對攪亂澳對華政策的指責,畢曉普當天回應稱,芮捷銳對中澳關係做出了「極度無知、不明真相的分析」,並聲稱兩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的基礎沒有改變。澳總理特恩布爾則聲援畢曉普,稱芮捷銳的說法「完全錯誤」。

1526464707854.jpeg

《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截圖

芮捷銳說了什麼?

「澳大利亞外交政策似乎再次迷失方向。」芮捷銳在文章中稱,自從澳大利亞決定對中國採取不信任戰略以來,任何「表面功夫」都掩飾不了兩國關係已經降至冰點的局面。

「就澳大利亞的地緣政治而言,現在凍結與中國的關係無疑是最糟的時刻。」他表示, 澳大利亞需要徐中國保持友好關係,不僅是出於貿易和商業原因,還因為中國在許多有關乎澳大利亞利益的國際問題上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尤其是東北亞的和平穩定。

他表示,朝鮮領導人時隔40多天兩次前往中國,足以證明中國在這一地區問題中扮演的關鍵角色。然而,面對迅速發展的地區形勢,且事關澳大利亞的直接戰略利益, 澳方在外交活動上卻「毫無動靜」。放在十年前,澳外長會派特使前往北京、東京、首爾甚至朝鮮等地進行交涉。

15264647079930.jpeg

畢曉普與特恩布爾 圖自ABC

芮捷銳還提到近期另外兩項中國參與的大事:印度總理莫迪4月底訪華就未來合作形式達成一致、中國總理剛完成2008年後的首次訪日。「印度和日本已經明確表示,將努力促進與中國的雙邊關係。

曾被大肆吹捧的"菱形"集團(美日印澳)中,已經有2國尋求與中國建立更緊密的關係,而中澳關係依然"凍結"。」

畢曉普不僅「兩年多沒有訪問中國」,而且去年「對南海發表最尖銳的批評來激怒中國」、還在新加坡發表了一場「非常詭異的演講」,指責中國「不適合擔任地區領導」,因為中國非民主國家……

文章指出, 澳大利亞需要一名深諳歷史和地緣政治的外長,應該能理解澳大利亞在迅速發展的世界新秩序中所面臨的深刻挑戰,而這個新秩序很大程度上是由中國塑造的。

芮捷銳曾於2007-2011年擔任澳大利亞駐中國大使。就在5月1日,他在澳大利亞新聞網發文章稱,中澳關係的破裂應歸咎於特恩布爾政府高層的不信任態度,以及安全情報機構的挑釁活動。

特恩布爾、畢曉普回應

據澳大利亞新聞網報道,畢曉普在回應中稱芮捷銳的說法是 「嚴重的誤導」,「是對中澳關係極度無知、不明真相的分析」。她還強調稱,中澳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的基礎沒有變,兩國的最高級別外交接觸仍在進行中。

澳大利亞新聞網報道截圖

她解釋稱,雖然她自2016年起便未訪華,但中國總理和外交部長曾在去年訪問澳大利亞,以及她和王毅外長曾在多邊論壇的間隙有過會面,包括聯合國大會、東亞峰會和東盟峰會。

另一方面,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報道,澳總理特恩布爾則力挺畢曉普,「

對這篇文章很失望。完全是錯的。畢曉普的工作幹得很好」。他補充道:「每次她出現在世界舞台上,都讓澳大利亞人自豪。她是一名令人敬畏的外長,偉大的外交官和很棒的同事。」

15264647089058.jpeg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報道截圖

為何芮捷銳與畢肖普對亞太地區形勢的認識有如此大的分歧?中山大學大洋洲研究中心研究員於鐳15日向《環球時報》表示,這與兩人的個人經歷有關。芮捷銳是一名職業外交官,並在中國工作過,他基於個人經驗認為應該用包容、發展的眼光看待中國在亞太地區乃至整個世界的地位。而畢曉普更多是從傳統地緣政治角度分析問題,她的信息大部分來自報告等書面材料,受建制派理論影響比較大。

而芮捷銳也並非首個批評澳大利亞現政府對華政策的前政府成員。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上個月曾明確表示,特恩布爾去年用中文喊話「澳大利亞人民站起來了」的行為「極其糟糕」,是公開「給了中國人一拳」,正破壞與澳大利亞最大貿易夥伴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