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信誓旦旦說要買F-35B戰機!專家透露惹毛美方

15053085509098.jpg

F-35B戰機。圖/洛克希德馬丁公司

我國接連對美方拋出有意採購關鍵潛艦建造技術甚至F-35B型戰機的風向球,但美方態度漠然。熟悉台美軍購的台海安全研析中心主任梅復興上午透露,美國歷屆政府對台美軍事安全關係均高度重視,但近年美台雙方相關對話卻時見分歧。美方認為,台灣對美國一再呼籲因應近期威脅所需落實的許多措施與政策建議置若罔聞,無法深化「創新、非對稱」建軍與作戰思維,卻不斷將訴求重點放在一些高困難度的長期議題上,譬如要求美方釋出要將近10年後才可能形成實質能力的F-35B戰機或潛艦技術。美方對此感到不耐,而部分美方官員的態度也讓台灣感冒,甚而對其建言產生排斥。

Advertisements

 

至於美方認為台灣對什麼建議「置若罔聞」?梅復興說,主要就是在所謂「非對稱作戰」,如美國國防部贊助、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去年提出的「台灣的空防選項」(Air

Defense options

for Taiwan)報告就是此類典型。他說,「深挖洞、廣積糧(彈)」等也是美方自從馬政府初期就從「莫瑞報告」就在台灣推動的。但專家也說,台灣也有很正當的理由不完全接受美方那套。

蘭德公司去年出版的空防報告認為,面對中國大陸人民解放軍航空兵力的不斷強化,中華民國空軍已經無法維持過去六十年來的空中優勢,台灣未來的空防將更加依賴以地對空飛彈為主的不對稱戰力,因此建議台灣重新思考未來的空防藍圖,嘗試減少對戰鬥機的依賴。與其設想購買F-16C/D型或者F-35等新型戰鬥機,該報告認為台灣應該加強對防空飛彈的投資,尤其是能夠機動部署的短程防空飛彈。因為,目前台灣所擁有的愛國者與天弓飛彈,已足以讓國軍應付遠程的空中威脅。然而,國軍尚需要更多短程防空飛彈,才能建立多層次的空中攔截火網,國軍欲強化空防力量,與其爭取先進戰機,不如增購飛彈;甚至不妨淘汰所有戰機,只留50架F-16。

Advertisements

不過,外界觀察,這項報告內容,神似美方雷神公司過去曾向台灣簡報的防空飛彈換裝計畫;且事實上,自馬政府執政8年起,國軍就以「重慶14號」計畫為名,耗費鉅資將各重要作戰區指揮所全面地下化,並進行戰場構連,執行美方所建議的「深挖洞」建議。

梅復興上午透過臉書貼文表示,軍事安全合作堪與經貿併列台美之間最重要的關係,對雙方均具極重要且難以取代的戰略價值。這也就是為什麼北京雖握有強大經濟、政治與其他戰略籌碼,迄今卻仍未能槓桿華府拋棄台灣這個准盟邦的核心理由。歷屆政府對台美軍事安全關係均高度重視,但過去這些年來,雙方相關對話卻時見分歧。

梅復興說,好消息是,川普政府對台灣議題仍相當注視,並積極參與經營。之前不具名的美方國安高層,向台灣訪團與媒體表達對募兵制等台灣國防議題的看法便是具體明證。但美方官員私下對我表示,近年似有愈來愈難跟我們談得到一塊兒的感覺。這是因為他們認為,我方對美國一再呼籲台灣因應近期威脅所需落實的許多措施與政策建議置若罔聞,卻不斷將訴求重點放在一些高困難度的長期議題上,譬如要求美方釋出要將近10年後才可能形成實質能力的F-35B戰機或潛艦技術。

Advertisements

他指出,近年來北京有系統的政軍銳進,終於促使美國具體化了對中共軍事威脅之關切,並開始在亞太地區拓展與盟邦合作,籌建能量試圖抵消其戰略挑戰。台灣近來在軍事合作上漸受重視(較適於公開的例子包括高階將領應邀公開出席美軍活動、今年6月間軍售之部分釋出限制突破、國軍人員觀摩,甚至實際參與美軍演訓等),正是此政策思維下的產物。

但梅復興表示,有鑒於東亞風雲日緊,而中共在可見未來對台軍事威脅也確實存在,美方希望我積極強化現有戰力以為因應。這其實也是過去這些年美國防部不斷對我建議,也透過各智庫學者提出研析建言(當然,後者的品質與參考價值各有優次)的原由。美方認為,台灣最需迫切注意的包括人員問題、國防預算、彈藥戰備存量不足、部分脆弱性極需改善等,其中不少是老問題,但也不乏許多可在短期內投注資源、政策優先與魄力便得以解決者。

Advertisements

他說,事實上,美方也瞭解臺灣在短期內顯著增加國防支出的可能性不高,所以多年來一直苦口婆心奉勸我國考慮改採另類運用現有(或限額)資源之所謂「創新、非對稱」建軍與作戰思維,但我軍方雖「創新、非對稱」政策宣示的震天價響,但實質成效卻仍頗有限,更遑論將相關思想深化運用了。美國會感到某些程度的挫折與不耐,也不令人意外。在此背景下,近年來有部分美方官員的態度也讓我方感冒,甚而對其建言產生排斥。

梅復興認為,當然,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我們向美國爭取下一代戰機與潛艦等先進技術確有其必要,也具政策合理性。但誠如一位美方官員日前坦言:「美國跟台灣的利益不盡相同,我們(美方)有時難以理解台灣在政策上優先順序的邏輯。配合台灣所強調的長期需求,在中短期內能為美國帶來什麽關鍵性利益?」

Advertisements

這正是台美雙方對話有欠交集之癥結,但或許也指出了紓解之道。

他表示,台灣需在美方一再敦促重視的短期議題上,做出可看見的努力並獲致實質改善成果,也就是說,我們要能拿出一些美方認為極需改善,且最多兩、三年內便可立竿見影的「成績」來,證明我們確實是在「玩真的」。如果在台海或東亞地區發生事故或衝突時,台灣或可為美國提供助力,至少不至於淪為額外負擔。如此,才較有利於我們向美方爭取中長期建軍備戰,甚至累積戰略籌碼所需的軟硬體或其他合作倡議。

他說,在此同時,政府也需加強對美方闡釋我們迫切爭取項目(如戰機、潛艦等軍購或其他性質的軍事/安全合作)之需求邏輯。我們向美方爭取時,不僅要闡述自身的需求理由,更需讓美方了解,藉由支持我們的要求而進一步提升的美台軍事與戰略安全合作,是會如何有益台海均勢、有助亞太安定、更有裨美國短、中、長期核心國家利益。

譬如說,我們目前極待美政府批准潛艦國造所需之部分技術協助。在向美方爭取時,就必須事先用功擬妥有力論述,並視需要另闢遊說管道配合推動。一定要講得出(事後也得做得到)為何美政府應優先處理釋出潛艦戰系,協助我推動潛艦國造案,以及這對美方所關切之中共近期威脅有何關聯。

梅復興提醒,更重要的是,我們負責與美方溝通的軍方與國安高層,必須更重視,並大幅增進其論述能力與品質。相關單位除需積極培養這方面的人才外,更須借重具此領域專長或經驗的體制外人才(如具實際戰力之國內外智庫與學者專家)來提供協助,打贏這場攸關國家利益與安全的長期抗爭。

line facebook2 del doc dollar edit exit facebook fans follow hongbao ia like line2 medals menu message message1 modify params params1 pay print recommend search service setting user user2 web write doc2 eye